临朐县站群
当前位置:首页--委办局--县文化馆--文艺创作
穿警服的亲兄弟
发布时间:2015-05-08  来源:  
小品·
       穿警服的亲兄弟
 
沈开未——男,全国政法系统优秀党员干警,临朐县寺头派出所副所长,38岁。(沈)
沈  妻——38岁。(妻)
郎大猛——男,东山村村民,44岁。(郎)
哑  巴——男,千山峪村村民,50岁。(哑)
胡月姣——女,养肉食鸭专业户,外号“小胡椒”,40岁。(胡)
山  妮——女,三年级学生,11岁。(妮)
         【现代,傍晚。
          【寺头镇——山区大镇,群山起伏,山路陡峭。
          【沈开未租居的山村房屋内,简易的沙发,床,吃饭用具。
          【妻出门望,焦急地等待。
妻    天都黑了,还没回来?今天他休班,我给他二百元钱,叫他给娘家俺爹买两袋子化肥送去,也不知道买了没有?
沈    (上)还没吃饭啊!
妻    你还知道回家!
沈    东山村出了点事儿。我到这晚饭还没吃呢!你看!(掀起上衣)肚皮都贴到脊梁骨上去了。
妻    我不看!你在派出所上班爱抓什么抓什么!可休班总该干点家务吧!爹为咱儿子住院治疗,家底都掏空了!追玉米,买化肥都没钱!这事儿,你问过几回?
沈    上个星期天我不是去过嘛?!
妻    你去过,一点不差!俺好不容易攒下一百六十元钱叫你给爹买化肥,你半路上送给了千山峪的聋哑人白月坤,还帮着人家上完……你待叫俺说什么好呢?
沈    俺算真服了你!今早上我给你的那二百元钱,是我向二大娘借的!哎!化肥呢?
沈    我不是去东山村了嘛!
妻    没买哇!把钱给我吧!
沈    放在我这里不是一样嘛!
妻    明天你又上班,俺不指望你了!给我吧!
沈    嘿嘿!先给点吃的吧!
妻    饿得慌,你知道找我了!呶——早给你准备好了!
沈    还有鸡蛋啊!(拿)
妻    (打开手)这是给儿子煮的!他傍黑就睡了,还没醒呢!
沈    儿子好些了吧!
妻    你晚上回家,累的沙发上一躺像丝瓜一样!我告诉你,咱儿子会走路了!
郎    (急乎乎地上)你这派出所所长,也不能瞧不起人!
妻    哎,大哥,你是……?
郎    先别管我是谁,你是沈所的媳妇吧!弟妹,你听我说!
妻    大哥,有事你对他说吧!
郎    今天,我就找你给评评理!俺东邻家,说俺那屋檐水把他那后墙根冲上了一道水沟。我说,你盖了俺那地上了,要不,还冲你那墙根!他骂我放屁!我一拳打得他鼻子淌血……从此,两家成了冤家对头。今下午,亏了沈所赶到,要不,差点闹出人命来!
妻    下午他去您村了!上午呢?
郎    上午我咋知道?沈所提出花十几元钱买几袋子说你把沟一砌就行了!哼!这钱谁出?沈所说,你们俩家再打,若一家受伤,一住院三万两万不顶用;打人的还要坐牢,三年两年出不来!那时候小事成了大事,后悔也晚了!俺俩一听,吓出了一身冷汗!马上买来水泥沙子,沈所帮俺砌了尖尖的一下午!刚要喝起劲酒,哎!他鞋底上擦油——溜了!沈所,你是不是嫌庄户娘们做菜不够档,档档档次!不和你这干部口味!
沈    大哥!矛盾解决了!我心里比喝酒还恣!
郎    俺可过意不去唻!沈所!你若是惹起我那狼劲来,把你捎到俺家,跟玩一样!走吧!
      [郎拉沈,沈不去,挣。
      [哑巴上,见状急,以为郎与沈打架,一拳把郎打坐在地。
郎    你敢打我!(爬起,举起拳)
沈    (拉住郎)他是白月坤,是聋哑人!
郎    咹!哑巴!!
沈    (对哑巴打哑语)他是拖我去他家喝酒的!
哑    (明白)a啊!啊!(给郎道歉)
郎    (笑,摇手;对沈)哑巴怎么跑到家里来了?
沈    他家是千山峪。三口人。老父老田有病,喂饭、吃药、大小便都是哑巴一人伺候,家中十分困难!上星期天,我把两袋子化肥给了他……
哑    (摸出条给沈)啊!啊!
沈    (接过念)“欠沈所化肥款162元”。(沈打哑语)化肥是我送给你的!(撕碎条)
哑    (激动的热泪盈眶,对郎指指沈说,然后扯扯自己的上衣,指指双肩上的肩牌,比划着头上的大盖帽和帽徽,伸出两个大拇指直夸)啊!啊——
郎    (伸出拇指)对!好人!好人啊!
沈    大哥!你的心意我领了!你看,天黑,又上沟爬崖的,你陪哑巴一道走吧!
郎    你呀!怎么老想着别人呢?!(对哑巴,打哑语)
      咱俩走吧!
      [二人至门口,哑巴又回,向沈所深鞠一躬,含泪而去。
      [沈、妻目送二人远去。
妻    这就是你抓的大事?
沈    这事还小啊!你该看到,有多少重大伤害、杀人案件都是小矛盾小纠纷逐渐发展而来的!平时,咱们真用心、公心、心心、耐心去化解小矛盾,调处小纠纷,破获小案件,从小处着手,防止由小变大,让百姓由小平安成大平安!这就是咱民警的大心愿!
妻    我知道你理论多!你看,菜都凉了!
胡    (上)不凉!嫌凉俺吃!
沈    胡大嫂!
妻    大嫂,快坐下,俺一块儿吃吧!
沈    咄!咄!咄!你以为管我一顿饭,那半年六百元的房租就不要了!
沈    下个月发工资,我一定给您!
胡    又是下个月?!这回儿,我是胡传葵往沙家浜——不给钱就不走了!今晚就在你家吃(靠近餐桌),就一碗炒小油菜!清水淡气的!再去炒上八个鲜鸡蛋,二两黄油拌一拌……
沈    可以!可以!(走)
胡    回来!再加上二两虾皮儿调味,拍上几瓣大蒜消消毒,增加营养维生素,防止病菌从口入!
妻    大嫂!俺这几个月没舍得买虾皮儿了。
胡    哟——堂堂一个公安局派出所所长,把脚一跺,整个寺头镇都忽闪、忽闪三忽闪!难道还不如我一个养鸭的!俺家里,这么长(两手夸张地比划着)的大海虾,还冻着半冰箱呢!
沈    天晚了!您就将就一顿,明天我去买!
胡    算了!算了!
      [沈下。
胡   (拉妻于一旁)她婶子!你该知道,如今,男人的工资,有几个全花在家里的?
妻    那……做什么花啦?
胡    会情人,找小闺女呗!说句不好听的,是花钱找死!
妻    咹!找死啊! 
胡    哼!熊男人!跟情人睡觉醉生梦死,跟小姐睡觉劳累致死!跟老婆睡觉竟敢装死!你老公当了十八年民警,还穷的这个熊样,你该请个人偷偷地去查查!
沈    (端碗上)大嫂!鸡蛋炒好了!
胡    放桌上吧!(对沈)你当了十八年民警,公安局长连间房子都没给你!还人性人性的管理呢!我打机问问!(摸沈桌上的手机)
沈    (按住)大嫂,国家第一次房改时,距离给了我一套楼房。
胡    给就住呗!
沈    我又卖了!
胡    卖了!你脑残啊!如今房价嗤嗤地成倍儿长!就是卖老婆也不能卖房子!
妻    大嫂——
胡    对!对!对!老婆房子都不能卖!
沈    当时,儿子出车祸,住院动手术……
妻    卖房钱不够,全公安系统为俺儿捐款!到这,还欠下一笔债呢!
胡    你家欠债?!公安局长讲话:证据!拿证据来!
妻    (拿出帐簿)大嫂——
胡    (接过看)……俺娘哎!还欠十七万六千四啊!这……(猛地)沈所!房租我是一分钱都不要了!
沈/妻  房租是要交的!
胡    大老爷们!不是!大老娘们!说句话砸个坑!一年不就是一千二百元!多养百十只鸭子就有了!也是山里他二大娘给你家俺小侄儿的一点爱心吧!因为你是俺穿制服的好兄弟。
沈    鸡蛋还没吃呢!
胡    那是气话!谁家跟你两口子似的!待实实在在!现代人讲话太给力了!(下)
妻    天晚了!你吃饭,把钱给我,我给他姥爷送去,叫他自己买算了!
沈    我去就行!
妻    半路上怕你再了弯……
沈    (抢)急啥?这么晚了,不会来人了!你坐下,我热菜咱吃饭!(端炒油菜进厨房)
      [山妮上。
妮    沈叔叔在家吗?
妻    你是……
妮    婶婶,我是山妮呀!
妻    嗯。山妮,大黑天,怎么来的?
妮    我是跟俺村的小伙伴顺河滩摸吉了龟过来的。婶婶,给!
妻   这么多啊!山妮,你还是拿回去吧。
妮    不,婶婶,听说这吉了龟营养价值很高,我拿来给你家俺弟弟补补身子。
沈    山妮,你还是拿回去吧。
妮   婶婶,你就拿着吧。
妻    山妮,谢谢!
妮    婶婶,我应该谢谢你们。俺爹有病,沈叔叔供我上完五年级,没想到爹的病又犯了,爹不打算让我上了,沈叔叔听说了这件事,今天上午拿着礼物去看俺爹。
妻    你沈叔叔今天上午去你家了?
妮    恩,俺爹一见,握住沈叔叔的手就哭了,爹说,沈所长,你家里也遇到了难处,却这样帮俺,你真是俺穿警服的亲兄弟啊!
沈    山妮!你怎么来了?
妮    沈叔叔,俺爹又同意让我上学了!
沈   好啊!好啊!
妮    你还给俺爹二百元钱。
妻    (招呼沈)这二百元钱是怎么回事?
沈    山妮,(招呼山妮)这二百元钱是你婶婶给的。你婶婶还说了,房子没了可以再买,借的钱可以慢慢还,山妮的学业是一天也不能耽误!
妮    叔叔、婶婶,谢谢你们,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忘不了。我一定好好学习,将来做一个有用的人。叔叔、婶婶,谢谢!(下跪)
郎    沈所长,他说(指着哑巴)做了个耍物要送给孩子。(哑巴展示玩具)
胡    沈所长,这只老母鸡我养了好几年了,炖了,给孩子补补身子,好让他早点儿去上学。
沈    谢谢!
妻    谢谢!
       【沈开未走上前敬礼,《警察之歌》响起。
    
打 印】  【关闭本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