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朐县站群
当前位置:首页--委办局--县文化馆--文艺创作
回家过年
发布时间:2015-05-08  来源:  
  回家过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临朐县文化馆    张亚平
地点:威海海边、沂蒙山某车站
时间:农历腊月二十九
任务:何  生——27岁,临朐人。
      王海燕——27岁,何的暗恋对象,临朐人。
      素  芬——65岁,空巢老人。
      老  王——66岁,素芬的现任丈夫。
【威海海边,何生哼唱着上。
何:(边走边哼唱)“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,你的表情大过於朋友的暧昧。寂寞的称谓甜蜜的责备,有独一无二专属的特别……”举国欢庆金羊到,形单影只忧愁留。老妈逼婚心绪乱,心系佳人难开口。暗下决心表情愫,回家过年跟我走。
【电话响。
何:喂,妈。今年一定回家,前两天真是有事耽搁了。什么?给我安排了十几场相亲,不会吧?我一共就在家呆三天,您老想累死我啊!妈,你儿子虽然不是貌比潘安,好歹也算是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,玉树临风,衣冠禽兽啊!不不不,衣冠楚楚,干嘛这么着急啊。(脑中灵光一闪)实话告诉您吧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您就帮我把这些花花草草都推掉吧。好了,妈,有机会一定带她回家。就这样吧,再见。
何:(对观众)看看吧,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家长。上学的时候不让早恋,上班以后不让晚婚。不知道这年头,找媳妇,还得从娃娃抓起啊!哎,海燕,怎么还不来呢?
【海燕拿手机上。
燕:爸,今年一定回家。什么?不信!连国足都出线了,我还有理由不回家吗?我这就去买票。好的,爸爸再见!(看见何生,跑过去)何超生,你早来了?回家的票买了吗?
何:(看一下四周,害羞地说)还没买呢。海燕啊!大庭广众,朗朗乾坤,当着这么多人干嘛叫我外号!再说了,超生是我爸妈的事儿,何必连累我,当年他们也没问我意见啊!
燕:哈哈!何生,这不是跟你开玩笑嘛!作为同事兼老乡,应该没关系吧。谁让咱俩关系铁呢!
何:(小声嘀咕)其实还能更铁点儿。
燕:你说什么?
何:没什么,没什么。燕儿,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还没找男朋友啊!
燕:(小声嘀咕)还不是因为你嘛!你个呆头鹅、大木头!哼!(对何)你不是也没有吗?还好意思说我!
何:我……我有喜欢的人了!
燕:啊!(吃醋地说)谁这么不幸,让你给惦记上了呀!
何:其实我已经喜欢她很久了。
燕:(惊讶)什么?(对观众)原来他早就有喜欢的对象了。
(吃醋地说)你确定了?
何:确定一定以及肯定。
燕:不后悔?
何:绝不后悔。
燕:(对观众)看来我是剃头挑子一头热,一厢情愿了。(故作坚强)何生,祝福你!我有事儿,先走了。
何:等等,海燕,其实我……(犹豫再三,音乐起,《爱你在心口难开》)“耶,爱你在心口难开。我不知应该说些什么,奥,爱你在心口难开。耶,一天见不到你来,就好像少了些什么,奥,爱你在心口难开”。
燕:何生,你支支吾吾要说什么呀?真替你捉急。
何:我……(喃喃自语)今天豁出去了。燕儿,我喜欢的人就是你。(马上背过身去,不敢面对)
燕:(惊喜)什么?音乐《终于等到你》)“终于等到你,还好我没放弃。幸福来得好不容易,才会让人更加珍惜。终于等到你,差点要错过你。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,才算没有辜负自己。终于等到你”。何生,嗯。(点头同意)
何:(兴奋地握住燕的手)燕儿,你同意了!太好了!咱们买票回家。
燕:好,回家。(二人下)
【沂蒙山某车站,一对老年人上场。
芬:(音乐《萍聚》,呈翘首期盼状。)“人到老年实在难,孤苦无依空巢占。一双儿女皆在外,天伦之乐无福享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孤寡老人配成双。盼儿回家把对象找,全家团圆过新年。”老王,你看那个穿风衣的小伙子是阿生吧?
王:素芬,你看错了,不是阿生。
芬:那个戴眼镜的呢?我眼花看不清楚,你快帮我看看。
王:也不是,阿生有那么高吗?
芬:什么意思?你嫌我儿子矮啊!告诉你儿子随我,长得精致。照片你不是看到过吗?
王:对对对,你儿子长得帅,以后我女婿要是有你儿子一半帅就好了。
芬:那是!昨天儿子在QQ上留言说争取把女朋友带回家给我看看,我马上点了个赞!
王:那你还说要给他介绍十几个相亲对象,小心阿生被你吓得不回来了。
芬:这个你就不懂了,有压力才有动力嘛!
王:你呀!哎,素芬,反正孩子还没来,咱们把在文化馆学习的《小苹果》在这里练练,好不好?
芬:好啊!咱们马上还得参加社区的春节联欢晚会呢!
王:对啊!(拿出手机, 《小苹果》音乐响起)走起!(两人合着节拍跳起来)
【海燕挽何生胳膊上, 看到跳舞的俩人。
何:(扑向芬的怀抱)妈!
燕:(扑向王的怀抱)爸!
芬:阿生!
王:海燕!
(何与燕互望对方,惊讶)爸?/妈?
芬:(指着王,对何)阿生啊,这是你现在的爸!
王:(指着芬,对燕)海燕啊,这是你现在的妈!
何/燕:啊?这是怎么回事呀?(惊讶)
【芬、王二人你推我,我推你,不好意思。最后,芬拧王大腿,王叫出声。
王:(主动走出来)是这么回事。六月份电视台不是举办了相亲大会吗?我俩本来是为你俩报名来着,结果在后台越聊越投机,越看越顺眼,自己就先配上对了呢。嘿嘿!(说完低头,略害羞)
芬:你看你说的,也……也太直白了吧。孩子们,其实啊!嗯嗯嗯……就是这么回事儿吧。(脸红,扭头不看二人)
燕:(跑到何生身边)你说这事儿怎么办?
何:燕儿,父母从小把我们拉扯大不容易。现在他们头发变白了,皱纹增多了,腿脚不利索了,越来越需要我们了,而我们却为了理想在外打拼,一年也回不了几趟家。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他们想想?
燕:是啊!父母追求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,不过也突然了吧?
何:那你想怎么办?
燕:你说吧。
何:我听你的。
燕:好吧。(对何生使眼色)
【海燕走到芬、王身边。
燕:二位站好!(芬、王二人立刻军姿式站好)二老也真是的,婚姻是不是一辈子的大事?
芬/王:(忙点头)是!
燕:你们是不是应该征求儿女的意见?
芬/王:(忙点头)是!
燕:是不是应该……
芬/王:(抢答)是!
燕:(咳嗽一声)你们倒好,不声不响地就过一块了,简直比我们年轻人还着急来。
王:燕儿,本来想早点儿告诉你来着,又怕你不同意就没敢详细说。
芬:(对何生说)阿生,你以前不是还鼓励我找对象嘛,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。嘿嘿!
【海燕、何生互使眼色,点头。
燕:站好了!(芬、王二人立刻站好)喜包准备好了吗?
芬/王:(一起摇头)没!
燕:那怎么改口过年啊?
【芬、王二人愣神之际,两人使眼色,异口同声。
燕/何:(对芬、王二人,大声叫)爸!妈!
芬/王:好孩子!
【高兴间,何生牵起海燕的手,让芬/王发现。
芬/王:你俩又是怎么回事啊?
燕:爸,何生是我的男朋友。
何:妈,海燕是我的女朋友,我没骗您吧?
王:太好了!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啊!
芬:不,是三喜临门!
何:一喜爸妈配成双。
燕:二喜儿女变鸳鸯。
合:三喜团圆过大年!
【此时,瑞雪纷飞。
燕:爸、妈,又开始飘雪花了。咱们回家吧?
芬/王:好,回家!哈哈哈!
【音乐《过年回家》响起,燕扶着芬,何扶着王,收拾行李,一同回家。结束。
    
打 印】  【关闭本页